THE BLOG'S THREE MAIN OBJECTIVES:
~*Revealing and Getting Rid of Scams | Creating Honest Sustainable Wealth | Offering Happiness, Safety and Legitimacy*~

Monday, 2 March 2009

国忠:我从没有看空中国2009年01月23日 00:58华夏时报【大 中 小】 【打印】这几天,谢国忠的“心里颇不宁静”,缘于他的中国国籍被无端改成美国国籍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用单位座机打他电话一直不接听,于是,记者用自己的手机打(他曾给记者打过手机),响两下他就接了。

“我从来没有看空过中国经济,我看空过东南亚、欧美和韩日。我只是在A股泡沫形成后提示过风险,并说合理点位是2500点。其他点位不是我说的,时间是2007年11月,我第一个跟你说的,可是你怕挨骂没写出来,我才对别人说了。我说的都是这个点位,至今没变。”谢国忠对本报记者说:“看空股票并不是看空中国经济,中国的A股不能正确反映中国经济。”

谢国忠对亚洲金融危机、香港房价跌一半、石油跌至30美元、美国和世界经济衰退、花旗一分为三、A股跌至2500点等大势预测一般都是提前两年。

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,他2006年曾说新加坡金融机构帮助海外贪官洗钱,导致离职,去年爆出的陈水扁通过新加坡金融机构洗钱案,证明谢国忠说的对。
从来看多中国

看空欧美韩日

《华夏时报》:有媒体指责你是“空军司令”,一直唱空中国经济,你接受采访时说过吗?

谢国忠:什么是唱空?我不赞成用这个词,应该是对经济的一个预测,对经济发展前景看好,勉强可以称作看多;反之勉强叫看空吧。

我从不唱空任何经济体,我希望大家都很好,对于中国经济我更希望它好。对于美国经济,我只是前几年发布报告预测到其在2008年衰退,这不是我希望的,我也希望美国经济能好,这对中国的经济特别是出口企业有很大的好处。

我从来没有希望人家不好过,说我“唱空”,不是事实。

在我看来,1990年,从我在世界银行工作以来,我从没看空过中国经济。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看空过东南亚。本世纪我看空过美国,并在2005年和2006年连续发表我的观点,美国将在2008年衰退,接着是日本和欧洲。

《华夏时报》:你真的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吗?

谢国忠:怎么说呢?我对中国乐观,对美国悲观。中国勤劳,善于积累,一个表现是积极储蓄,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金融灾难。美国刚好相反。

所以,我选择留在中国居住,做中国公民,我热爱中国和中国人民。

世界会越来越好的,人均寿命在不断提高,科技不断创新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。

有人说,我们现在很多人还在发牢骚,还在生气。我要说,那是因为我们有时间生气和发牢骚,二三十年前,你连吃的都没有,为生计奔波,你哪有时间生气?这就是社会进步,解放了生产力,节省了时间,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,当然,也有充裕的时间去生气。

我在世界经济快速发展、资产价格过于膨胀的时候的确很悲观。

但是,经济问题只是世界的一部分,我对其他问题的看法是比较乐观的。

No comments:

Goldman Sachs Information, Comments, Opinions and Facts